家政市场:菲佣来了,能否职业化、标准化、专

2018-11-16 00:46
适度引进外籍家政员,有利于推进上海涉外家政服务市场职业化、标准化、专业化;有利于促进本土家政服务员形成职业精神和竞争意识;有利于促进上海家政服务市场的管理,提高服务质量;有利于促进市场协调发展,让市场价格回归理性。关键是如何通过适度引进,解决本土家政服务存在问题和不足,提高服务机构的管理能力和服务人员的职业能力。比如诚信服务、敬业精神、职业认知等,这些问题无论是经营者和服务人员都有待提高。”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秘书长张宝霞对记者说道。
  
  2015年7月和2016年6月,公安部为支持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先后为高端外籍人才引入颁布了“十二条”“新十条”便民政策。两项政策放开和降低了外籍家政服务人员在沪取得居留权的门槛。日前,上海浦东警方就为一名菲籍家政员办出了该区首张居留许可证。
  
  据悉,今年3月底,来自菲律宾的MARY(女,44岁,菲律宾籍)接过了浦东公安分局出入境管理办公室民警办理的私人事务类居留许可证,其作为上海某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刘先生聘雇的外籍家政服务人员,符合出入境政策的办理要求。这意味着,她可以长期有效地在上海居留一年。
  
  这张加注“家政服务”的居留许可,是浦东公安分局出入境管理办公室落实出入境科创新政后,首次成功办理外籍家政服务人员居留许可。新政策实施前,外籍人员一般无法在华合法从事家政服务,科创新政以服务上海对外开放为大局,配套推出了“允许外籍高层次人才聘雇外籍家政服务人员”便利措施,并明确,符合认定标准的外籍人才,在获得永久居留资格或持有工作类居留许可后,凭雇用合同、经济担保、人身保险及健康证明等材料,可以为其聘雇的外籍家政服务人员申请办理私人事务类居留许可(加注“家政服务”)。
  
  “新政策满足了外籍高层次人才对外籍家政服务人员的客观需求,充分体现了上海作为对外开放前沿大城市的包容性和国际化; 外籍家政员的到来,也将对沪上家政行业的能级提升形成‘鲶鱼效应’。”日前,记者采访沪上家政行业一些业内人士,他们普遍对新政策传递的“温度”信心满满……
  
  菲籍家政员具有专业化、职业化的优势
  
  世界家政行业中菲籍家政员(也称“菲佣”)是一个世界知名品牌。从政府层面,菲律宾政府极为重视家政服务业的发展。菲律宾政府允许和鼓励菲籍家政员到海外务工,为国家赚取外汇。甚至包括菲总统在内的高层领导在出访时,也游说外国高层接纳更多菲籍家政员。 家政员在菲律宾社会享有很重要的地位,在菲律宾各大主要国际机场的出入境海关等都为其设立了专用通道。
  
  在民间层面,菲律宾的家政教育则十分普及,中学和大学都开设了家政课,而且有针对性地注重培养女性家政教育,所以菲籍家政员对于持家,照顾老人、儿童、动物,护理花园及沟通的能力相对较高。在马尼拉街头,关于家政的短期培训班更是比比皆是。
  
  菲律宾劳工和就业部为家政员也提供专门的培训和考核,主要包括两部分,一个是技能培训,一个是语言文化培训。首先必须前往技术教育和技能开发署授权的培训学校接受216个小时的技能培训,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家政服务人员。技能培训课教各种常见的家用电器的用法,如洗衣机、微波炉、吸尘器等等,还要求学会洗熨各种面料的衣物、清理房间、根据菜谱烹饪适合雇主口味的饭菜,还要学会照料老人和儿童;语言和文化课的培训主要包括阿拉伯语、希伯来语、中文普通话和广东话以及英文五门课程及其他一些课程,课程内容包括问候、时间、数字、厨具和电器名称、食物和调料名称、度量衡以及家庭成员称谓等。
  
  菲籍家政员大都是中专以上学历,其中不乏教育、心理学、财会专业毕业的大学生,部分菲籍家政员还持有护士、医师或教师执照。
  
  新政策对沪上家政行业的提升能形成“鲶鱼”效应
  
  菲籍家政员由于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和专业技能,随着上海这座城市国际化程度的提高以及高收入群体的增多,如今她们在沪上家政市场上渐成气候。据记者从沪上一些家政公司了解,目前在上海工作的菲籍家政员,年龄在25岁到50岁之间,雇主通常为境外人士,也有一些是本地的高收入群体,但是这些人群多有海归背景或者已经办好移民的,能够用英语交谈,他们的孩子目前则就读于国际学校。菲籍家政员,特别是有大学学历的菲籍家政员与孩子交流时的英语优势是这些家庭最为看重的。
  
  与本土的家政员相比,菲籍家政员的月收入略高一些,但高不了多少。据了解,菲籍家政员月收入低位数在5000元左右,高位数有10000元左右。“两者的差距主要在其他费用,比如每年带薪休假和来回飞机票。”上海金文家政公司的负责人孔静对记者说道。另据记者了解,雇佣菲籍家政员,还需要承担不菲的一次性中介费用,数额远远超过本土家政员的中介费用。
  
  “尽管有市场需求,但现在上海绝大多数菲籍家政员还是打‘黑工’,用旅游签证进来,然后签证过期就‘黑’下了。而一些不法家政公司只知道赚钱,游走于灰色地带,一旦发生纠纷,双方权益也得不到保障。如今新政策的出台,我们这些老老实实做生意的家政公司感到有奔头了。我们要加紧学习研究,把政策吃透,更好地为客户服务。”
  
  一位法律专家指出,对菲籍家政员市场需求的增大,也是本市家政市场不断细分,一些高收入群体有着英语会话、专业医护、西餐烹饪、管家式服务等高端家政服务消费需求的结果。解决供需不匹配问题的关键是政府要给菲籍家政员一个合理合法存在的方式,并同步提高本土家政行业的整体水平——如果本土家政员也具备了相应的职业素养和职业技能,谁愿意花高价、不合法地找一个外籍家政员呢?
  
  不妨借鉴“他山之石”,对涉外家政市场加强管理和服务
  
  “适度引进外籍家政员,有利于推进上海家政服务市场职业化、标准化、专业化;有利于促进本土家政服务员形成职业精神和竞争意识;有利于促进上海家政服务市场的管理,提高服务质量;有利于促进市场协调发展,让市场价格回归理性。关键是如何通过适度引进,解决本土家政服务存在问题和不足,提高服务机构的管理能力和服务人员的职业能力。比如诚信服务、敬业精神、职业认知等,这些问题无论是经营者和服务人员都有待提高。”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秘书长张宝霞对记者说道。
  
  市场对菲籍家政员有需求,涉外家政市场也是本市家政行业的有机组成部分,如何有效开展这一领域的“放管服”?业内人士认为,不妨可以参考新加坡、香港等成熟国家和地区的管理办法。
  
  “新加坡的家政服务业是外籍家政员、特别是菲籍家政员的天下。目前,新加坡约有14万名外籍家政员,差不多每8个家庭就有1个家庭雇用家政员。”长期生活在新加坡的上海人叶女士对记者说道。
  
  “请家政员前先得签署合同,”叶女士说道,由于家政业整个被外籍妇女包揽,因此新加坡人力部对家政员的管理非常严格。新加坡政府规定,只有来自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泰国、缅甸、斯里兰卡、印度和孟加拉国的18周岁以上、50周岁以下的妇女才可以申请来新加坡做家政员,一次限期2年;她们在新加坡逗留期间,每6个月必须进行一次身体检查(费用由雇主承担),如果被查出怀孕或染有性病、艾滋病,将被遣返回国。
  
  同时,人力部对雇主也有一定要求。申请家政员的雇主要向人力部出示自己的工资收入和报税证明,证明自己有能力按月支付女佣工资。在新加坡,请家政员是一 笔不小的开支。由于菲籍家政员英语好,受教育程度也高,最受新加坡家庭欢迎,因此,政府规定菲籍家政员的月薪要高于来自其他国家女佣的月薪。除了付给家政员月薪外,雇主按规定每月还要向政府缴纳一定数额的外籍家政员税。这是新政府为有效控制外籍家政员的数量,每月强制向雇主征收的费用。“此外,雇主还要一次性给人力部缴纳数千新币的可退还押金,一旦有家政员逾期滞留不归,政府将用这笔押金遣返。”叶女士说道。
  
  “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可以适当进一步放开菲籍家政员的进入,尤其是对大学毕业高素质的菲籍家政员,可限量办理工作签证。”孔静建议道,“可以参照香港,新加坡等地成熟经验,同时结合国情市情,制定一套标准。引进菲籍家政员对于上海的家政行业,也可以形成‘鲶鱼效应’,促进家政员提高技能。有比较和竞争,才会让一个行业更好的发展。”
  document.write ('');